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当前位置: > 利博网上娱乐 >

监管缺位“黑救护车”上路宰客(图)

2019-05-28 18:48字体:
分享到:

  作为救人救急的救护车,理应由医院或急救中心统一配置,并有严格的出车规范和收费标准。但有人却自运营救护车进行非法牟利活动。这些“黑救护车”外表看和正规救护车没什么区别,实际上设备简陋、漫天要价,扰了急救行业运营秩序,也给消费者带来了极大隐患。近日,涉嫌非法经营“黑救护车”的王利渊、王利博俩,被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今年7月,闵行区公安机关接到毛女士的报案,称自己乘坐了“黑救护车”并受到威胁。据毛女士描述,她的丈夫从2013年起就在上海的医院治疗肿瘤。今年7月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书,毛女士想按老家风俗把丈夫送回绍兴,可无论是上海急救中心还是绍兴急救中心,均表示当地救护车不能出省运载病患。眼看丈夫生命垂危,却找不到办法,毛女士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医院的一名护工悄悄告诉毛女士自己可以帮忙联系救护车送她老公回家。经过交涉,一辆挂着河南牌照的救护车如约来到了医院门口,从车上下来3名穿白大褂的男子,用担架将毛女士的丈夫抬到车上后,一名自称是“朱医生”的男子当即向毛女士要价2400元,并要求立即支付一半费用。由于观察到车内只有氧气瓶和急救箱,设备十分简陋,毛女士不免犹豫,但终因着急回家还是上了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车子刚出上海,对方就以毛女士老公快不行了为由要求加价到4000元,并威胁如不答应就拒载。无奈之下,毛女士只得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到达目的地后,3人收了钱却未开具或单据,毛女士越想越窝火,于是报了案。

  此后,公安机关陆续接到关于“黑救护车”的举报线日,上海市公安局迅速成立办案组,并于9月4日将二人抓获归案,同时缴获作案用救护车3辆、伪造的卫生部门公章1枚,以及账册、医疗器械等大量涉案物品。

  经查,2012年以来,王利渊、王利博两从网上购买救护车,并挂靠在河南老家的医院,在没有任何运营资质的情况下,雇多人在上海市多家医院从事非法经营活动。

  据王利渊、王利博交代,他们非法运营的几辆救护车都是从网上购买的。买到车后,二人通过关系将车挂靠在老家的一所医院,并雇了几名司机,找来在药房工作过的“朱医生”帮忙。

  人员设备就绪后,接下来就是宣传和推销业务了。据二人供述,除了在各大医院病房大量张贴和分发小广告外,一些“黑救护车”运营者还推出了专属网站。但他们俩主要是依靠拉拢和联络医院的护工帮忙揽活,每单给20%的提成。护工一旦答应合作,就会利用工作便利观察和接近有跨省用车需求的病患及家属,并以收费低、随时发车等条件患者搭乘,一旦患者及家属表现出兴趣,他们就会给在医院附近蹲守的王利渊、王利博等人打电话,再由王利渊、王利博等人亲自出面与患者家属商谈价格及发车时间。

  从护工搭线联络到正式发车,平均只要半间,这一点对于返乡心切的病患来说,无疑有巨大的吸引力。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王利渊、王利博等人的业务开展得顺风顺水。根据二人供述及账面反映,自2012年以来,二人非法所得为20万元左右。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此案的发生并非偶然。目前,上海全市范围内已侦破了多起涉嫌非法运营“黑救护车”的案件,其中不乏跨区域、成体系的团伙犯罪。

  “黑救护车”缘何大行其道?检察官分析认为,作为医疗资源发达地区,上海自然会吸引全国各地的患者前来就诊,而这些外地患者对于救护车、特别是跨省急救的需求是十分巨大的。然而,这些需要跨省运送的患者往往会在申请救护车时遇到困难:正规医院的救护车大多不能出省运送,只能将病患送到火车站、汽车站等,再由患者自行转车回家;如果申请市级急救中心的120救护车,又要面临漫长的预约排号,并且价位也偏高,一旦患者病情较为紧急便别无他法。

  而与之相对的,“黑救护车”一般就停在医院附近,并且提供随叫随到的24小时服务,较能满足患者对跨省运送的需求。同时,一些医院也并非不知晓“黑救护车”的存在,相反,有的甚至已形成了依赖,因为“黑救护车”减少了本院救护车的运行压力,还避免了因叫车产生的医患矛盾。正是因为现有的跨省急救渠道不够畅通、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给“黑救护车”留下了非法牟利的空间。

  王利渊、王利博到案后供述,市面上非法运营的“黑救护车”大多是从网上购买的。救护车作为特种车辆,为何能随意买到?办案检察官经调查发现,网上的确随处可见低价转让二手救护车的广告和帖子,大多数商家对购车顾客的资质没有限制,人也可以随意购买,只是后续上牌和挂靠医院等手续需要一定的关系进行作。

  检察官还发现,相对于正规的120救护车,“黑救护车”不但医疗设备简陋,随车人员也都不具备医疗资质与相应的水平。从本案以及上海市其他案件中查获的“黑救护车”来看,有些车在买进时就已是半报废状态,嫌疑人为了节约成本几乎不进行保养,车辆状况极差,有的车甚至刹车系统都接近失灵。车内一般只加装担架、氧气瓶等简易医疗设备,缺少急救所必需的心电图仪、吸痰器、呼吸机等设施;随车的“医生”与“护士”也大都是乔装假扮,顶多有药房工作经验,根本不具有正规医疗急救资质。这些都意味着一旦患者在途中病情恶化,根本无法得到有效的救治。

  更为恶劣的是,“黑救护车”坐地起价、漫天要价的情况在运输途中经常发生。一些“黑救护车”的非法运营者抓住患者家属急切回家的心理,往往在车行半途就编造理由随意加价,并以拒载相威胁。有些家属提出运载尸体返乡办事,这更是成为不法运营者坐地起价的有利筹码。此外,“黑救护车”往往无法提供正规的和收据,一旦途中发生意外,患者和家属很难得到理赔。

  检察官认为,“黑救护车”的存在是复杂的社会问题,它的日趋泛滥不仅是对部门严管和法律打击的呼唤,更是对医疗救助制度革新的督促。针对目前“黑救护车”上牌、承包、运营的产业化发展趋势,以及个别执法人员和医院工作人员知法犯法、互相勾结的状况,检察官呼吁,对“黑救护车”的治理必须将法律打击和源头治理相结合,才能铲除其赖以生存的土壤。此外,救护车的配置权力可以适当从医院等医疗机构向有能力的社会组织和个人倾斜,逐步降低营救护车的准入门槛,同时加强主管部门的监管力度,通过良的市场竞争还患者一个安全、快捷、有效的医疗救助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