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当前位置: > 利博网上娱乐 >

“放杆收费”模式终结:山西两大煤运企业艰难转身其中晋能集团位

2019-05-25 08:06字体:
分享到:

  “放杆收费”模式终结:山西两大煤运企业艰难转身其中晋能集团位列世界500强,据称其营收80%来自煤检站收费

  曾经令人艳羡、挤破头都进不去的晋能集团风云突变,旗下煤检站的职工到现在仍然无法理解:昔日是跻身世界500强企业的职工,而今沦为被分流的“破落户”,这个变化实在太大,大到让人犯懵。

  2013年2月,山西省国资委和11个市国资委出资,在原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与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的基础上合并重组,组建了晋能集团。此后两年,晋能集团连续入围世界500强。

  一个问题是,如果政策不再为山西煤运系统埋单,此时深陷“盈利羸弱、债券暂停上市、负债”泥淖的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未来如何解除危机?

  这仅仅是个开始。关于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作为这次改革的主体单位在振兴晋煤中是否有提振作用,有专家称,观察仍需时日。

  11月底,拉煤车司机小闫面对空无一人的煤检站感触颇多。按他的话说,山西的煤检站早就该撤销。

  2007年3月,山西省宣布停止征收煤检费。此前,山西省政府就提出要进一步增强煤炭销售的集中度和统一(统一价格、统一销售、联合竞争),同年8月,以“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为名征收煤炭交易管理费的事实并未停止。

  2008年,山西煤炭市场依然火爆,火到煤企和电企“顶牛”不止。但值得一提的是,彼时,煤炭企业具有绝对话语权。因此,被赋予煤运大权的煤检站根基牢不可破。

  一年后,小闫着实空欢喜了一场。他原本认为,2009年,因合同到期,煤炭运销费和代销管理费会就此终结,但由于山西省煤矿整合的原因而被再次延期。

  公开信息显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因以“收费”为主营业务,2008年时,总资产额已经高达350亿元。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内部超过70%的收入来自于站点收费。”大同煤运知情人士透露,2009年后,一部分煤矿划归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管理后,站点收费比重虽说减少,但仍然占收入主要来源。

  有媒体报道,据晋能内部人士透露,2011年左右,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内部超过80%的收入来自于站点收费。

  一位山西煤炭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2009年,对煤检站要撤销的消息,众多煤检站负责人表现不以为然显然事出有因。

  事实上,从山西省经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全省煤炭运销宏观调控的通知》到山西省政府数次发文,都在要求在山西全省范围内,对除国有重点煤炭企业和中外合资煤矿以外的其他煤矿,凡通过公路出省销售的煤炭实施双向合同、统一经销政策。

  同煤集团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2012年以来,山西煤炭价格持续下跌,销售利润大幅下降,山西吨煤平均利润从2011年的每吨150元下降到2013年的40元,山西民营煤炭企业深陷以量补价泥淖,经营举步维艰。在此情况下,山西省急须全面推进煤炭管理体制改革,实施清费立税及撤销煤检站。

  然而,煤炭运销改革似乎并不顺利,2013年,山西省各级煤检站仍在继续营业。

  直至2014年10月,山西当地媒体报道撤销县级以下煤检站,煤检站是否全部撤销似乎仍存在很大变数。

  仅一个月后,山西省政府确认,从12月1日起,将全部取消相关企业代行煤焦公路运销管理的21份行政授权文件;全部取消9种煤焦运销票据;全部撤销省内1487个各类站点,12月31日前必须全部拆除相关设施。

  “煤炭运销改革势在必行。”上述煤炭业内人士称,山西用时30年,很艰难,但走出这一步,实属不易。或许其他省份煤炭运销变革就在眼前。

  看似丢掉政策红利的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事实上在未来三年仍能得到政府的扶持。

  山西财经大学刘海宏告诉记者,由省财政厅负责具体为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补充资本金。通过多渠道多种方式支持企业改革发展。主要利用煤炭资源价款省级留成、省属企业国有资本收益金等,适当补充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的国有资本金。

  值得欣喜的是,在三年改革过渡期内,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仍能得到适当资金进行内部改革重组,资金由企业统筹安排使用。对个别改革任务较重的市、县(市、区),省政府可考虑适时予以支持。

  上述煤检站负责人指出,山西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财政厅、民政厅等相关部门还将加大对企业职工就业再就业的政策支持力度,指导帮助相关市、县(市、区)落实好各项资金补贴、免费服务、社会救助等相关优惠政策,统筹协调解决好共和个问题。

  这意味着晋能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在失去政策红利之后,还将在未来三年处于政府”襁褓”之中。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从2014年12月1日起,取消《山西省煤炭销售票》、《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单》、《山西省煤炭公路运销统一调运单》、《山西省公路煤炭运销省内用煤统一调运单》等9项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后,晋能集团环境突变。三年之后,这种切肤之痛将不可避免。

  撤销煤检站后每年将为煤炭行业“减负”130亿元,而晋能集团收入急剧减少势在必然。

  更大的问题在于,原来赋予很大行政收费权的企业,在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中,逐渐成为煤炭业的阻碍,失去政策红利的关照,煤运公司就如同一家普通的煤企,如何生存时刻摆在它们面前。

  晋能集团一方提出过一个设想,即在煤检站撤销后组建区域的煤炭物流综合体,形成区域联合销售。

  而山西省政府亦希望晋能集团利用之前煤炭销售的渠道和网络,形成现代化的大型煤炭物流企业。

  山西省煤炭厅政策法规处处长武玉祥对媒体表示,从企业本身而言,晋能集团可以这么做。因为煤运公司原来有良好的运销网络,对外有网络对内有系统,管理很完善。这是市场行为,如果企业作为主导,按照市场形成区域合作销售,这完全符合市场规律。

  有学者认为,按照武玉祥的说法,在没有政策红利关照下,晋能集团依然可以合理利用优势转型,譬如晋能集团拥有煤电一体化企业,同时它还可以利用之前煤炭销售的渠道和网络,形成现代化的大型物流企业。

  “对于晋能集团来说,关键是如何从过去的放杆收费的简单行为转变过来。”上述煤检站负责人说。